習近平為何如此重視秦嶺保護?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時間:2020-04-27 18:58

  習近平陜西視察剛剛結束,一段三維地圖看秦嶺的短視頻在朋友圈火了。

  秦嶺處于中國版圖的正中央;

  北連黃土高原南接四川盆地;

  是母親河長江、黃河的分界線;

  是北方小麥和南方水稻的分界線;

  西岳華山就是秦嶺山脈的一部分,“中華”和“華夏”之“華”,就源于華山。

  ......

  看完這些,譚主真正理解了他為何說:秦嶺和合南北,澤被天下,是我國的中央水塔,是中華民族的祖脈和中華文化的重要象征。 

  也更加理解了,為保護秦嶺,從2014年到2018年5年間,他為什么會先后六次就秦嶺違建問題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這也讓譚主想起,早在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就在《求是》雜志上發表署名文章,提出“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的重要論斷。

  放到這樣一個語境中考量,也就更能理解為什么習近平會講:“把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工作擺上重要位置,履行好職責,當好秦嶺生態衛士,決不能重蹈覆轍,決不能在歷史上留罵名。”

  舍得下短期利益,才能算得清楚國家、民族永續發展的大賬。  

  人不負青山  青山定不負人 

  8340.31億元——這是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代表陜西秦嶺2015年的生態系統生產總值(GEP)。數據背后,正是秦嶺這片綠水青山里所蘊藏的金山銀山。

  習近平此次視察秦嶺首個目的地,是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羚牛谷。

  進山門不久,他說,這兒的水挺好。負責講解的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副主任孟如意隨即作了一個通俗的比喻:“南水北調每向北京送100噸水,秦嶺南坡所在的陜南地區就占了70噸,而牛背梁的水大概就占了1噸多。”

  牛背梁所在的秦嶺山脈,是國家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主要水源地。

  中國科學院院士、81歲高齡的西北大學秦嶺研究院院長張國偉告訴譚主,從2014年12月12日到2019年12月初,以秦嶺為源頭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已經提供了258億立方米的水,緩解了北京、天津、河北和河南等省市供水問題,受益的人口接近6000萬。

  秦嶺不只與我們喝的水息息相關。

  生活在這道屏障里的秦嶺人,也在享受著自然豐厚的饋贈。

  4月21日的淘寶直播間內,秦嶺牛背梁自然保護區所在的柞水縣副縣長張培與網紅李佳琦“千里連線”,2000萬人在線。很快,15萬袋、24噸柞水木耳被一掃而空。

  除了柞水木耳,還有中草藥、茶葉,綠水青山里的原生態農產品成為了帶動致富的金山銀山。

  金山銀山絕不僅僅是單純的經濟效益,更是千百年來秦嶺人的生存依靠。 

  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副主任孟如意回憶:秦嶺也曾面臨著嚴重的水土流失問題,導致洪水頻發,濁浪翻滾,大家深受其害。而今,環境改善,生存有了保障,綠色產業、生態旅游、現代特色農業才可能有所發展。

  這也正是秦嶺生態的復合價值。

  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主任歐陽志云告訴譚主,自然生態系統提供的生態產品,如水源涵養、土壤保持、洪水調蓄、防風固沙、固定二氧化碳,以及農產品和木材等原材料,具有巨大的生態經濟價值。同時這些生態經濟價值還能轉化為經濟效益。

  2013年開始,歐陽志云的團隊就開始用GEP測算生態產品所蘊含的生態經濟價值。下面這張圖說的就是陜西秦嶺生態系統產品的經濟效益情況。  

  從2000年到2015年,按可比價計算,秦嶺的GEP增加了3473.86億元,增幅為71.4%。這其中最為突出的是文化服務,增加了整整9倍。

  生態產品所具有的生態經濟價值之巨大,遠超想象。

  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又是經濟財富。習近平在陜西的這句提點,源頭在浙江安吉縣余村。20多天前,他剛剛去過。

  從2003年至今,習近平三到安吉,兩至余村,2005年,他在余村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余村盛產毛竹,是電影《臥虎藏龍》的取景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余村人開始創辦水泥廠、石灰窯。雖然也一度獲得了高收入,但開山挖坑,毛竹連年減產,生產環境每況愈下。

  曾經在礦山工作的余村村民潘春林告訴譚主,2003年余村關停礦山和水泥廠,隨著環境改觀,潘春林開出了余村的第一家農家樂。開辦第一年,家庭年收入4萬多元。現在,潘春林還經營了一處山水景區和一個旅游公司,家庭年收入超過100萬元。

  “本來我們在礦山上面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現在我們住在花園一樣的村莊里面,收入比以前增長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了。”

  從2003年余村著手恢復環境算起,17年間,余村成為了國家4A級旅游景區、全國美麗宜居示范村,村集體收入遠超開采礦山時期的經濟收入。  

   通過安吉縣文體旅游局,譚主也拿到一份數據,從2005年至今安吉縣旅游收入翻了40倍之多。2019年,安吉縣旅游收入占農民收入的20.34%。  

  不只余村,譚主梳理了習近平從黨的十八大以來的調研目的地,他至少在18地曾就生態保護提出要求和指示。從重慶、武漢考察“長江經濟帶建設”,到甘肅聽取祁連山生態修復情況,再到云南察看滇池保護,對環境保護,始終重點關注,念茲在茲。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10次關心,親自參與環境治理的福建木蘭溪。2017年該地區生產總值達到了2045億元,比1999年增長了7倍多。莆田市青垞村依托木蘭溪發展鄉村旅游順利脫貧,全村人均純收入近萬元。

  一路走來,“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早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如何理解“共同體”? 

  2020,很特別,是諸多重要目標的收官之年,也是中國和全球共同面臨疫情大考之年。盡管經濟社會發展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習近平對生態保護的堅持,絲毫沒有動搖。最近兩次考察,都是“生態+”型調研。

  此行陜西,關鍵詞是扶貧,但首站選擇秦嶺。所警示的,正是人和青山都不能“辜負”。

  20多天前,習近平在浙江調研,先去了港口和中小企業,又去了“兩山論”的發源地安吉余村和西湖。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溫宗國告訴譚主:

  最近的考察釋放了一個強烈信號,我們要的經濟復蘇絕不是簡單的GDP的反彈,一定是綠色高質量發展的反彈。比如,疫情之下,中國沒有放寬投資標準,反而在優化產業結構,推動新基建,傾斜新能源汽車,踐行綠色發展理念。

  其實,綠色發展理念在習近平心中,早已萌芽。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習近平在河北正定工作的時候,就提出了“寧肯不要錢,也不要污染”的理念。

  這樣的理念在中國大地上也已經徐徐鋪展,中國的實踐證明,人與自然,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并非是哈姆雷特式的兩難選擇。

  •  

    2014年,改革啟動。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立后,經濟體制改革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被放到了一個小組。 

  •  

    2015年,頂層設計。我國生態文明領域改革的綱領性文件《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公布。 

  •  

    2016年,問責推進。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制度建設并實施,隨著生態環境評估后續跟進,唯GDP論的政績觀開始扭轉。

  •  

    2017年,制度明晰。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兩大部委成立,分別整合了8個和7個部門的職能。

 

  其中,自然資源部建立的自然資源負債表,直接把所有自然資源作為一種國家的資源,記錄在冊。

  這種對自然的珍視,對綠色的守望,一以貫之,最終形成了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的承諾和誓言:

  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我們黨向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不能一邊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邊生態環境質量仍然很差,這樣人民不會認可,也經不起歷史檢驗。 

  持續關注中國生態文明發展的人,會注意到一個細節,在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報告里將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變成了“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別小看只增加了一個“草”字,卻把我國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納入生命共同體中,因為我國草原面積約占陸地國土面積的41.7%。一個“草”字,體現了習近平深刻的大生態觀。

  小到一棵草,中國人尚希望與之繁榮共生,更不用說大自然與人類。

  和諧共生,良性互動,永續發展——這樣的“共同體”理念,放在當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足見其現實意義。

 

(責任編輯:陳幗偉)

3774财神爷网香港 快3福彩手机版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结果 美国股票推荐 五分彩上可以撤回所有钱么 青海快3开奖软件 中国概念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大乐透玩法介绍 股票分析群 陕西11选五形态统计百宝彩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记录查询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表 股票开盘时间 辽宁体彩11选五玩法技巧 重庆时时现场直播视频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